邦道咨询官网  浙江经视品牌企业
公司新闻资讯
Google 杀死了 160 个产品!
发布:深圳邦道 日期:2018-11-29 人气:54

 近日,一个名为“Killed by Google”的网站引起了开发者的注意。这个网站详细收录了 Google 多年来淘汰的 160 个自家产品,还贴心配上了“墓碑”的图标——意为“应用之冢”。

 
随着技术研发的迭代加快,产品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淘汰出局的问题。
 
近日,开发者 Cody Ogden 就通过 GitHub 建立了一个网站“Killed by Google”,即“谷歌产品的墓地”,收录了 Google 淘汰的共计 160 个自家产品。网站上各个产品简介中指出了其诞生与死亡时间,并链接到该产品的具体描述页面,同时还配上了“墓碑”图标,更有墓地的意味。
 
这些惨遭扼杀的应用产品,有的是 Google 精心经营过的,有的则备受开发者吐槽,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。
 
最早追溯:Marratech e-meetings
 
这 160 个项目中最早的一个可以追溯到 1998 年:Marratech e-meetings(1998 - 2010)。
 
Marratech 是一家成立于 1998 年的瑞典公司,为网络会议、视频会议等电子会议制作软件,用户包括阿尔卡特阿莱尼亚航天公司、Verizon 公司、瑞典警察局、瑞典军队以及世界各地的大学等。
 
2007年,Marratech 的视频会议软件被谷歌收购,大多数工程师和关键人员都搬到了 Google。官方宣布这个软件是提供给 Google 的雇员使用,但在收购之后的 2010 年,Marratech 主页提供的信息表明它就已暂停其所有服务,其服务器也不再允许下载客户端或服务器软件。
 
严格来说,Marratech e-meetings 不应该算是 Google 的研发项目,但最终也是折在其手上了。
 
 
存活节点最晚:Google+
 
网站列表中,不仅列出了已经“祭奠”的产品,Cody Ogden 也整理了Google 目前仍在维护但已经计划“抹杀”的产品——其中,社交网络产品 Google+ 是存活节点最远的,Google 将于明年 8 月停止对其支持。
 
不同于“外来户”Marratech,Google+ 曾经是 Google 费尽心思想要养大的亲儿子。2012 年,Google CEO 拉里·佩奇将 Google+比喻为 Google 所有产品的社交脊柱,欲将其打造成全球性的移动平台。
 
为此,Google 先后采取了多个手段:关闭了 Google Reader 这款广受欢迎的 RSS 订阅服务,迫使用户从 Reader 迁移到 Google+;为其博客产品推出 Google+ 评论服务,使 Google+ 成为用户的默认注册和登录服务;其重磅推出的可穿戴设备 Gogole Glass 也支持 Google+ 的消息推送,包括评论、艾特、直接分享......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 
但是 Google “孤注一掷”的各种行径带来的结果却令人十分尴尬。
 
上月,Google 对外宣布将在 2019 年 8 月彻底关闭 Google+ 服务,其直接导火线便是今年 3 月才被发现的可与 Google+ 账户相连的应用 API 漏洞 Project Strobe。据外媒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该漏洞很可能会造成 438 个应用的安全问题,也就意味着有大约 50 万个账号有信息泄露风险。有鉴于今年闹得满城风雨的 Facebook 数据泄露事件,Google 则直接“弃卒保帅”,以逃避可能会带来的的公关危机和监管风暴。
 
但这些只是诱导因素之一,Google 工程部门副管 Ben Smith 就直接声明,“Google+ 在用户粘性和普及率上都一败涂地”——这才是 Google 最终决定放弃它的根本原因——在兢兢业业扶持了 8 年之后,Google+ 仍没能在社交领域占据一席之地,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 
除了 Google+,Fabric、Inbox by Gmail、缩网址服务 Google URL Shortener、Google Search Appliance 这四个也是被判了死刑的项目。其中,Fabric 是 Google  2017 年从 Twitter 收购的产品,Google 计划将其并入网页应用开发平台 Firebase ,并于明年 6 月停止服务。
 
最短寿:Quickoffice
 
而在所收录的条目中,最为短命的是 Quickoffice——它只活了 4 个月。
 
2012 年,Google 收购了移动办公应用软件 Quickoffice,以补强自家的同类产品。但之后,随着 Google 三款移动办公应用 Google 文档、Google 表格和 Google 幻灯片的陆续推出,Quickoffice 的很多功能都整合进了 Google 的这三款移动办公应用中,与 Google Drive 形成了有力的办公应用套件。因此,Quickoffice 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。
 
除了 Quickoffice,Google 也有很多没活过一年的产品,比如 Google Hotpot(2010~2011年)和 Nexus Q(2012~2013年)。
 
Google Hotpot 是 Google 版大众点评,用户可透过软体评价商家,以评星和评语提供其他用户消费意见,但是仅开放了 5 个月就关闭了;Nexus Q 是 Google 对标苹果 Apple TV 的社交串流媒体播放器,但硬体条件完备的这款产品却没有充分的媒体资源提供支持,最终也是走入了死胡同。
 
“刽子手”Google?
 
2005 年,个性化主页工具 iGoogle 创建,允许用户使用小部件定制他们的主页。但之后由于应用程序已经可以在 Chrome 和 Android 之上运行,iGoogle 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,并于 2013 年被关闭;
 
2006 年,谷歌笔记本(Google Notebook)发布,它是一个复制和粘贴 URL 或写笔记的地方,可以共享或发布。Google 在 2009 年停止了其产品开发,并在 2012 年 7 月将其关闭,将所有数据转移到 Google 文档;
 
2012 年,Google 高调展示了 Google Glass,但因售价极高、软件隐私等问题,Google 在 2015 年 1 月停止了对消费者出售 Google Glass,但它仍在继续向企业销售这款设备,并正在研发新版本;
 
社交网络服务 Orkut 曾经十分流行,而且该网站在国外比在美国更受欢迎,但是 Google 在 2014 年 9 月决定将其关闭;
 
......
 
开发者们经常调侃,Google 的产品要么已经被关停了,要么就在关停的路上。细数这些被毙掉的产品列表,Google 的很多产品确实是不够成熟、从而被市场淘汰,但也有很多产品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最终仍被舍弃。
 
Hacker News 上的很多开发者就对其发表了看法。
 
@jansan:
 
还记得 Google Code Search 吗? 这是 Google 搜索的一大特色,我们可以在全球所有可用代码中搜索词语。所以说,过去的很多产品真的更有趣。
 
@SiVal:
 
当 Google 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用在广告上时,其他一切已经无法引起它们的关注了,它们可以杀死任一项服务或做任意改变——即使这些改变会赶走 90% 的客户,但它们似乎并不介意。
 
我们应该理智地看待开放系统,标准和平台一样有偏见。这些系统、标准和平台在大型玩家那,没用了它们当然会选择关闭,而我们无能为力。
 
@the_duke:
 
我知道这里抨击 Google 停止服务的人有很多,我本人也绝对惋惜 Google 阅读器的消亡。但是,如果这个列表完整的话,考虑到 Google 的规模大小和年龄,这些消亡的产品数量似乎称不上什么大事。
 
@cribbles:
 
我同意楼上的观点。这些列表中有一半都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,而我所记得的那些似乎现在仍是正常存在的。
 
Google非常巨大,切断一些冗余的服务也无可厚非不是吗?
 
@tokyodude:
 
这份列表并不准确。
 
Latitude 没有死,它只是重命名并内置到了谷歌地图中;Picasa 也值得怀疑;Google Talk关了吗?我只记得聊天框中仍会显示在 Gmail 中;谷歌视频似乎被 YouTube 和谷歌驱动器所取代了;谷歌 Gears 则被纳入了网络标准......
 
换句话说,像 Wave for Google+ 或 Reader 这些实际关闭的服务与那些和其他产品融为一体的不应该等同计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