邦道咨询官网
刘先专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刘先专栏
IWC万国表的电商和品牌战略规划
发布:深圳邦道 日期:2016-07-08 人气:3728

邦道咨询电子机械行业

 

对于2016IWC万国表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战略规划发展,IWC万国表总裁乔祺斯(Georges Kern)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阐述了公司在电商和品牌战略发展规划。

 

瑞士腕表品牌IWC万国表,这个相对年轻的品牌在中国市场投入大量精力,借助专卖店网络,在几年时间内取得迅速发展,最近,更在中国上线了微信专卖店,这是IWC万国表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电商尝试。

 

对于IWC万国表的发展,行政总裁乔祺斯(Georges Kern),接受了记者采访。

 

记者问:IWC万国表最近上线了微信专卖店。在中国试水电商的考虑是什么?

 

乔祺斯:中国是IWC万国表唯一开放电商平台的国家。首先,中国人,尤其是年轻人,对技术有很高的悟性,在全世界数一数二。

 

他们喜欢高科技产品和高科技方式。而且今天,中国人的消费方式与20年前大不相同。我们销售的是一种两百年来在技术层面几乎没有改变的传统产品,但我们必须学会跟上时代,抓住一切机会——数字通讯或是网店——来触及客户群体。

 

第二,中国幅员辽阔,不像在瑞士,驾车就可以从日内瓦去到苏黎世,从苏黎世去到IWC万国表的创办地沙夫豪森。我们无法覆盖到如此大的市场的每个角落,因此求诸电商平台是一件合乎常理的事情。

 

最后,微信是一个兼收并蓄的平台,它包含了从FacebookWhatsApp的我们熟知的每个社交媒体的一部分功能,是一个完美的平台。

 

记者问:目前IWC万国表在中国市场对自己的定位在哪里?

乔祺斯:我们是一个全球品牌,在中国展示的形象应当是与欧洲、美国等世界其他地方一样。客户成熟度也类似:中国消费者与欧洲消费者同样,教育背景良好,经常旅行,了解品牌。

另一方面,从七、八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认真地发展中国市场。即便已经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,我们依旧是一个年轻的品牌。在中国,我们通过专卖店网络建立起自己的市场,约60家专卖店保证了可见度,也给了我们能够讨论品牌发展的市场广度。中国客户对我们来说,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客户群之一,这也是我们对中国投入如此之多的原因。

 

IWC万国表的价位主要在6千美元到2万美元之间,定位高端市场。我们是冷静、低调,却内涵丰富的品牌,体现在指针每一次走动和精妙的设计中。我认为,冷静低调不浮夸的特质,好品味的设计,加上瑞士德语区的工程师精神带来的高品质,正是今天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所需要的因素。

 

自中国市场开放以来,中国消费者相比从前,对高端腕表及其他奢侈品,有了越来越好的鉴赏力。我很高兴看到,低调、独特、重品质的IWC万国表,可以触及更多能够真正欣赏到品牌魅力的顾客。

记者问:IWC万国表与电影艺术之间的独特纽带背后是什么?为何IWC万国表一直保持着与电影界密切合作的传统?

 

乔祺斯:电影艺术与IWC万国表潜在的联系很明显——我们都在讲故事。在我们的价位,消费者买一只腕表,绝不仅仅是为了看时间。你随处都可以看到时间,而这只腕表,更多意义上是一个富含情感的物件,有时甚至不能算是一笔完全理性的开销。它用故事,触动你的心灵和大脑。我们的每款腕表,都讲述不同的故事,这对建立产品形象来说非常重要。这也是电影界正在做的事情,也就是我们和电影之间特殊的纽带。

 

记者问:IWC万国表的品牌大使(Brand Ambassadors)包括了许多中国人非常熟悉的面孔。IWC万国表在选择品牌大使时的主要考虑是什么?

乔祺斯:IWC万国表的品牌大使都有这么几点特质。首先,他们富有才华。一个有质感的品牌需要有质感的电影人。只有具备个人魅力的人,才能影响公众和媒体。其次,他们作为演员的态度,应与我们品牌的态度契合。与品牌的契合度非常难解释,适合IWC万国表的电影人,一定不是表面美丽却内里空无一物的花瓶,而是兼具深度与涵养。最后,他们必须拥有极强的专业素养。

 

大多数情况下,与品牌大使的合作都源于偶然的契机。我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认识周迅,我们都是“全球青年领袖”(Young Global Leaders)的一员。同时她在中国享有极高知名度,多个因素结合在一起,使得合作过程非常顺利。认识裴淳华(Rosamund Pike)也是机缘巧合,但我们一拍即合。我非常高兴她凭借《消失的爱人》(Gone Girl)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。从邦女郎开始,到已成大器的现在,她的成长是非常巨大的,有足够的睿智选择自己饰演的角色。我们合作的许多其他影星也是同样。在戛纳的一次晚宴上,克里斯托弗•瓦尔兹(Christoph Waltz)坐在我左边。我们聊天说,“好啊,我们试着做点儿什么吧”。就是这样,所有合作达成都基于共同的感受和想法。

 

记者问:哪一个电影类别适合形容IWC万国表?

乔祺斯:跟IWC万国表最搭的应该是一部高智商且有型的悬疑片。IWC万国表是一个年轻的、“酷”的品牌,在经典的同时不失锋芒。因此,适合我们的电影,应该是烧脑、悬念丛生、有一股“酷”劲儿的。我个人最喜欢的电影是史蒂夫•麦奎因(Steve McQueen)在上世纪60年代主演的原版《龙凤斗智》(The Thomas Crown Affair)。影片中的窃贼身家富有,偷窃只为娱乐。他爱上了追查他的保险公司女职员。密谋和悬念设置巧妙,人物衣着入时。影片的一切都是风趣聪明的,再加上悬疑片应有的紧张氛围,这些元素与IWC万国表完美契合。

 

IWC万国表简介

 

IWC万国表创立于1868年,制表已有147年历史。也有地方叫夏佛豪塞,当地有钟表的历史可远溯至15世纪初,足足比IWC早了459年。但得到IWC建厂制表后,时间的精确度,才开始被人们牢牢掌握在手中。

 

品牌创始人

IWC的创办人是美国波士顿工程师佛罗伦汀·琼斯(Florentine A. Jones),他在莱茵河畔的厂房中创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机械制表工厂,实现了他的新颖构想━以机械取代部份人工制造出更精确的零件,而後由一流的表师装配成品质超凡的表。

首只怀表

1868IWC推出第一只怀表,从那时起,IWC就在瑞士钟表业界取得许多方面的特殊地位,同时也在世界钟表制造业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IWC万国表在世界各地代理商的努力下,近三年来业绩成长达百分之五百,成果相当惊人,使得总厂更加卯足全力,全力拓展亚太区的市场。19984月份巴塞尔发表的新表款更先一步在3月份即在亚洲地区首先亮相,以电传视讯方式发表,可见IWC对亚太地区的重视。

 

公司历史

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的创始人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的美国人。从1868年开始,这间瑞士制表厂便一直引领制表工艺的发展,不断为极其复杂精密的制表业创立新标准。万国表素有“高档钟表工程师”之称,专门制造男装腕表。经典的款式加上巧妙的设计,典雅而精致,操作极其简便――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万国表。

 

其拥有毋庸置疑的专业制表技术,是生产计时钟表的鼻祖:闻名于世、配备万年历的「达文西腕表系列」是源出于此的计时腕表先驱之一。当然还有首枚「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」、超级防磁的「工程师腕表系列」、无惧2000 米水深压力和唯一配备机械水深测量仪的潜水表、专业的IWC 万国表代表作「飞行员腕表系列」,以及同样无可比拟、于1868 IWC 万国表创立时已经面世的怀表。

 

表盘上铭刻着“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”,但这间世界闻名的制表厂却选择在莱茵河畔一个田园小镇建厂,许多人对此感到不解。由于厂址远离瑞士著名的制表中心,再加上万国表公司(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)并不像瑞士公司的名称,使人们对其来历充满好奇。来自波士顿的美国青年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(Florentine Ariosto Jones),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、远大抱负以及敏锐商业触角的制表大师。在乘船横渡大西洋时,他脑海里已有一套完善计划。他利用现代化的美国生产机器,制造极为精确的怀表机芯,并在当时处于低薪经济时代的瑞士掀起了一场钟表革命。琼斯于1868年在瑞士沙夫豪森创业,成立万国表公司,使当地成为创新精密制表业的摇篮。在距离莱茵瀑布不远的地方,这间新建的制表厂利用水力进行现代化生产。

 

创始人琼斯的开拓精神、激情抱负,奠定了万国表厂的文化根基。对万国表的工程师而言,钟表本身比精确时间更令人着迷,他们喜欢大胆创新的理念,努力钻研精确度和创新设计,因此,140年来,万国表为钟表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在专业制表技术领域,沙夫豪森的创新工艺,令腕表爱好者赞不绝口。万国表独创的腕表包括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、达文西腕表系列和葡萄牙腕表系列。飞行员腕表系列、工程师腕表系列和海洋计时腕表系列,则属于传统型腕表。各系列腕表采用运动型/实用型的设计,配上不锈钢或钛金属表壳,最适合爱好运动的人士日常佩戴。

 

IWC的腕表工程师对创新发明、技术革新和钟表业的重大发展抱有极大热情,成为万国表前进的动力。1885年,这间瑞士东部唯一的制表厂研制出第一款带数字显示的怀表,在全球引起轰动。1889年,各地制表厂展开激烈竞争,力争制造出第一只佩戴在手上的腕表,在此期间,万国表脱颖而出,成为全球制造腕表系列的佼佼者。“建基于沙夫豪森,放眼全球”是万国表恪守的信条,万国表虽地处远离制表中心的小镇,仍稳固占据领导地位。为满足特殊需求而专门制造特殊钟表,一直是瑞士沙夫豪森团队最乐意接受的挑战,如为皇家空军制造的防磁飞行员腕表马克十一,成为业界的传奇,而为海军、铁路公司及潜水员研发的特殊时计,则为万国表赢得 “创新思维发明家”的美誉。

 

创造世界纪录似乎已成为万国表厂承传的内在动力。超卓复杂型腕表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机械腕表之一,共有659个微型组件。这款腕表的设计精妙复杂,能够制造的钟表制造商屈指可数,而且生产数量有限,每年的产量不会超过50只,因此只有极之少数收藏家才有机会拥有。万国表制造的万年历腕表十分精巧,除更换附送的世纪显示片外,无需再进行其它调整。这款腕表几乎通晓所有闰年,只有2100年、2200年和2300年开首的年份是例外,因为根据格里高利历(Gregorian Calendar)计算,这些年份不属于闰年,因此钟表大师需要为此稍以调整。万国表制造的陀飞轮以钛金属打造,由近100个组件组成,总重量仅为0.296克,刷新了轻薄设计工程的纪录。海洋2000自动型潜水腕表,具有2000抗气压功能;葡萄牙万年历腕表的表盘独具特色,将南北半球的月相盈亏显示无误。

 

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不仅是传统精密制表工艺的专家,而且还率先使用高科技材料。万国表是第一家将钛金属用于制表业的制表厂,并将由此所开发的技术应用内部生产的表壳。成立至今,万国表在制表工艺培训方面从不懈怠,以确保其制表工艺代代相传。瑞士沙夫豪森厂的400名员工以及遍布于全球的100名员工坚信,精密制表业的传统文化能够获得钟表行家的欣赏。“Probus Scafusia”代表着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的非凡技术与精湛工艺,钟表的悠久传统将继续发扬光大,世代流传。

 

 

 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 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邦道订阅号:bangdao88
邦道网站:www.bdao.com.cn
邦道微博:weibo.com/bangdao88